小程序開發“逆勢爆發”,加錢招人的團隊不怕曇花一現?

回憶一下,你還記得最近一次使用小程序是在什么時候?很可能就在幾分鐘前。
在眾多行業遭遇不景氣的同時,你是否注意到有些行業正在逆勢飛升;在朋友圈的裁員、求職消息之外,有些人卻在公司忙得不可開交。今天,我們聚焦的正是其中一小部分群體——小程序開發機構。
很少有人會想到,在這段“宅在家”的日子里,無數用戶、商家對于小程序的追捧,竟會催生大量的開發需求。復工潮之后,不少小程序開發企業就在高薪招聘相關開發崗位,讓小程序行業成為當前互聯網、科技領域“逆流而上”的小奇跡。






需求劇增,開發團隊急招人
“公司最近急需精通HTML、JAVA和CSS的開發人才,一直在發招聘廣告。”
朱宇濱是深圳一家科技企業的研發總監。他告訴懂懂筆記,公司最近的小程序開發工作十分繁重,同事們每天都加班,有時甚至挑燈夜戰直至凌晨兩三點鐘。但即便如此,部分單子還是無法按時交付給客戶上線。
這是自三年前公司轉型開發小程序以來,最焦頭爛額的一個時期。從二月初公司正式復工后,他就發現來自客戶的小程序開發訂單迅速增加,原本僅有十余人的開發團隊,也很快就擴張到了目前的近三十人,“現在我們只招成熟的開發人才,根本沒有時間培訓新手,人到崗就要立刻上手。”
這番景象,與他周圍很多公司的一片哀鴻有著不小的反差。為了加快團隊的工作效率,他還嘗試學習生鮮電商的模式,嘗試去“租賃”、“共享”同行的成熟小程序開發團隊。但是一番溝通后發現,自己認識的所有小程序開發團隊和企業,近期工作量都處于超負荷狀態,和自己的狀況差不多。
其中幾家規模較大的軟件開發公司,甚至將其它研發部門的技術人員也調至小程序開發部門,以滿足逐日增加的訂單。目前,朱宇濱的手里仍有將近三十個小程序在開發中。部分客戶見開發周期過長,甚至提出要求只實現幾項基礎功能即可。“只要求盡快上線,至于別的功能后續再逐步完善優化就行。”
作為局外人,我們可能會覺得這下子做小程序開發的豈不要“賺翻了”?
實際上,在客戶“加快,加快,再加快”的催促下,行業的開發價格的確水漲船高,但離所謂“賺翻了”還很遙遠。據朱宇濱透露,目前低于五千元預算的小程序開發訂單,很難在行業內找到正兒八經的團隊承接,只能尋找很普通小微個人團隊,用現成的源碼去套一套。
“我們公司現在開發的訂單,價格大多在一兩萬,部分功能復雜的單子會超過五萬元,現在同行報八九萬的情況也經常能見到。”朱宇濱笑稱,相比三年前公司轉型開發小程序之初,相關開發報價僅為大幾千元的窘境,現在確實是“忙并快樂著”。
就在部分互聯網企業琢磨減薪、裁員的同時,這些小型開發公司相關崗位的員工薪資卻逆勢增長。無論是在崗的研發人員,還是正在急招的開發崗位,薪資都相比春節之前都有較大幅度的提升。朱宇濱以幾家同行正在急聘的小程序前端工程師距離,“目前的月薪已經漲到了稅前兩萬了,研發人員的加班時薪也調整到100~120元,攻城獅們現在都很樂意加班。”
據小程序數據平臺“阿拉丁”的一份報告顯示:今年2月全網小程序DAU數據已經達到4.5億,3月份穩定在4.4億,小程序數量達到360萬。顯然,在疫情的影響之下,小程序市場需求出現了迅速井噴的現象。
不過有行業人士指出,目前的市場井噴現象與疫情有很大的關聯。待疫情消退后,市場很可能會驟降至去年同期水平。要分析出這番話的對錯,可能要先了解一下那些急于開發小程序的都是些什么企業。
生意不景氣,欲借小程序創收
“政務、抗疫小程序,我們公司做不了,都是那些大機構、行業巨頭在做。”
當問及市場的主要需求來自哪些行業時,朱宇濱看了一眼電腦里的資料表示,目前承接的訂單幾乎都是線下實體企業,其中以餐飲店、便利店、商超的開發需求最多。
連鎖餐飲、便利店的需求,幾乎占據公司開發訂單的六成以上。功能主要都是以在線下單、外送、會員管理為主,“有客戶告訴我,由于線下人流量減少,便利店、連鎖餐飲門店負面影響最為嚴重,目前經營上都在發力外賣平臺、在線訂購。”
朱宇濱和客戶交流時得知,一些餐飲機構雖然通過外賣平臺銷售菜品,但苦于平臺傭金比例過高,商家感覺有些吃不消。“他們認為若將傭金、外賣成本轉嫁給消費者,會導致自己價格缺乏優勢,相應的訂單就會減少。如果商家不借助第三方平臺,又更會讓經營的狀況雪上加霜。“
“有些腦筋靈活的連鎖餐飲、便利店希望‘未雨綢繆’,自己花些小錢開發小程序,自建外賣、在線銷售渠道,這才讓我們這些做小程序開發的有了這么多生意。”朱宇濱表示,一些餐飲、便利店除了想擺脫外賣平臺的約束,也希望借助小程序將經常消費的用戶維護起來,成為會員和粉絲,節省大量成本和市場支出。
無論消費環境如何變,都能擁有固定的顧客(鐵粉),經常在線下單消費,無疑是商家的終極夢想,“盡管剛上線的小程序大多沒有顧客流量,但商家都是在為以后做準備。”

除此之外,傳統教育課輔行業也是近期小程序開發的主要客戶。朱宇濱告訴懂懂筆記,受疫情的影響,傳統課輔培訓班無法開展線下培訓,為此很多機構急于開發具備在線直播、互動、答題、續費等功能的小程序。“這樣一來,學生無需到課輔機構也能在線上課。同時,家長也能在線便捷續費。”朱宇濱強調,相比以往在線教育品牌冗雜的上課應用,傳統課輔機構則希望通過于小程序輕裝上陣,與在線教育機構競爭搶市場。
目前,一些線下美容美甲、服裝零售、洗衣服務等連鎖機構,也逐漸開始萌生小程序應用的大量需求。不少商家計劃通過公眾號、微信群向會員、用戶推送相關電商小程序,“疫情之下,許多零售商家都意識到傳統電商難做了,實際轉化也過于被動,于是都想用小程序承載私域流量。”
為了自救,為了未雨綢繆,不少商家、機構在當下經營最為艱難地時期,選擇投入、開發專屬的小程序,目的主要是要構建獨立的、不受約束的私域流量池。很多以前不重視線上交易、社群維護的商家也開始轉型線上,期望通過這些手段在線上為消費者提供服務、促進銷售。
那么,是疫情推動了傳統商家轉型,同時推動小程序開發需求井噴嗎?這種需求會不會隨著疫情結束而“重歸寂靜”?
井噴源自勢能,疫情只是加速器
“小程序的市場需求突然井噴,可以說是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。”
作為小程序行業發展的見證者,朱宇濱認為,目前使用微信、支付寶相關小程序的用戶數量非常龐大。隨著開發技術的提升,小程序未來可以承載的功能也會越來越多,甚至商家未來所有線上營銷、銷售、售后、庫存和客戶管理都可以依托幾個小程序實現。
在他看來,盡管小程序不像APP應用會長期出現在用戶的手機桌面菜單中,但用戶只要用過一次,就會記住商家相關的小程序。“包括我在內,身邊很多朋友同事現在找商家的服務,都習慣先在微信里搜一搜,找找商家的小程序。”正是因為有大量用戶基礎,許多消費者在角色轉換為商家、公司經營管理者時,也開始重視小程序的開發、運營了。
朱宇濱告訴懂懂筆記,過去一年里,有小程序開發需求的大部分是傳統實體商家,他們也是覺得與傳統電商平臺相比,小程序能夠更好地與線下消費場景結合,形成良好的用戶互動,“有的實體商家是先做網店,后面發現難有起色,于是又開始做小程序。”
當然,這里面也有大量的跟風效應,部分實體商家無論運營與否,都會先開發一個小程序放著,待日后有運營需求之后,再對功能、內容進行新的優化。這種形式,與當年是一個企業就要開發一個企業網站、注冊個公司域名類似。“更有一些企業大炮換鳥槍,原本運營著公司的網站、APP應用,但開發小程序之后就放棄了APP的運營。其實不用心做,網站、APP還是小程序都不可能搞好!”
在朱宇濱看來,目前傳統企業、商家對于小程序的需求越來越多,已經形成了一種趨勢。尤其是在很多企業、商家的固有思維中,小程序的開發成本低、投入小,卻能帶來很好的收益,因此就扎堆追捧、開發小程序。
“說白了,如果是源碼開發的小程序,價格肯定要比APP高一些,功能強大的甚至會貴很多。”他認為如果疫情不發生,新的一年小程序的開發需求也會陸續增多,“只不過因為疫情突然發生,讓部分原本計劃運營小程序、構建私域流量的商家加快了腳步。”
實際上,許多投入開發之后卻將小程序扔在一邊的客戶,最近也開始扎堆對小程序進行優化升級,甚至在開發投入上不計成本,這也讓小程序的需求繼續暴漲,“有企業原本計劃一年、兩年內上線,現在都扎堆在一起開發,一方面是自救、一方面也是想布局未來吧。”
至于蜂擁而至的用戶在開發出小程序之后是否會用起來,朱宇濱表示并不關心。或許,投入經費后上線小程序的商家,有不少也會逐漸不再關心。
疫情之下,受環境因素的影響許多企業、商家積極“自救”,推升了“全民直播帶貨”以及小程序應用的發展。商家All in小程序讓相關的研發機構、團隊逆勢而起,成為科技互聯網領域低迷環境中一枝獨秀的行業。
但就像部分行業人士所擔憂的那樣,小程序能否成為企業、商家“自救”的利器仍未可知,但一窩蜂出現的小程開發需求很可能會造成另一種資源浪費。只不過在現實情況下,這寄托著企業、商家對于新業態、新模式愿景的小程序,的的確確又是商家苦流量久矣的一種無奈之舉。
 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notshare.com/article/2020/0416/16397.html
相關文章:
最新文章:
人妻 中文无码 中出_妹儿完整版在线观看_美女裸体自慰在线观看